您现在正在浏览: 首页 » 心灵驿站 » 心灵有约 » 正文

醒寐

发布时间: 2017-02-20 19:53:11   作者:张菁菁   来源: 原创   浏览次数:   我要评论()
摘要:

 

 

兴亡,匹夫有责”,不知讲“扉不有初,鲜克有终”,更不知体味“国虽大,好战必亡”的深意。于是我困惑和茫然,故时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模样,我从黑白照片里看到的张张模糊的脸,呆滞的神情,就好似故国的人民没有色彩,只是黑白。我尝试在中华的图腾上按图索骥,得到的尽是一眼仓禀的鲜红,从眼眸里汩汩而出,炽热又强烈。

在上海平静安谧的午后,抬头,看到满目梧桐,背景便是无捱苍穹。从远处的铅灰色,过渡到浅白,再由白云酿成淡蓝,最后成了头顶上方的湛蓝……慵懒零散的云,被风吹成絮状,上面还留有机翼转动过的螺旋,一圈一点,温澜朝生。天蓝的太美,没有了硝烟雾霭的天空美的可叹可敬,我怕失去,我怕流年,我怕,明日,明日,终不见。

一想到文章中通讯青年员稚嫩古拙的圆脸,定和那丑恶的硝火映成两面,没有泪水,只有深不见底的哀情。又想象青年坚毅清丽的眼神,无意击中我懵懂滂沱的泪水,我不忍前几日读茹志鹃的《百合花》,情愫难耐,涵泳优游,它似乎隐匿着一种情感于悍小精炼的文章里,那情感和长编小说冗繁有着不同。《百合花》的讲诉并非娓娓而来引你逐渐融入,而是兀地托给你一个包袱,压得你一颤,尔后沉沉地起身,带思绪沉浸在那个清晰却不明朗的年代,舒缓地像用笔尖抖落一行字一般,如此满腹情感,母庸赘言,又如此自然而然。

……

“尊敬的旅客朋友,K3702号航班即将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地表温度……”我飞跃了华北平原,降落在这方热气腾腾的南方土地上,来寻找历史,寻得故人,注解未来。抗战人民的群塑,就算在公园里也依旧覆蔽着车尾的扬坐,看似无形的尘埃。深灰色的公路延展向远方,我在路旁轻轻地驻立着,试图让自己也成为石塑,这样我就可以一直守望。无的放矢,沐享着很久很久以前的人们见过的太阳,并用每寸呼吸将以怀念,似乎自己也在那个时代。其实,人们一直在历史的对面,不缓不急地同历史平行,只要你抬头,就能看见对面错落铺陈或美或丑的历史。

谁又不是在温存记忆过活呢?

儿时的自己不知畏“苦痛”,不知何“天下卒读,沉默良多。

我不负青春充斥战火,我甘愿青春置于自鸽。

青年浆洗的军衣单薄的有些许荒芜,却被鲜亮的生命衬得熠彩,青年沉默的像条鱼,在冰冷的浊世里打着干净的漩涡。何况,又是无数条沉默的鱼,无数个干净的漩涡。我沉浸在这无声的交迭中,开始变得柔软起来。唯有一点儿声响,就是拖着毛竹的呼吸和毛竹在青石板阶上“莎莎”的声响,灵魄宛尔,喷薄出大片感动。

生命不证以什么样的姿态,沉默、无序、热情、奉予、枉然、鄙薄,都是可贵的吐露。

还有爱。

……

战争或许是……战争的确是自私的独行者,让所有黎明跌入黑暗,让所有青春布满笙歌。战争或许是……战争的确是彳亍的屠戮者,忘了倾尽尘埃的浊酒,忘了守窗独望的新媳。好在历史把战乱一一收揽,蹉跎已尽,芳华待生,“的确”变成“或许”,上海的午后多么安谧,暗自欣喜。

 

      是百合啊。

多美的名字。

我在大片的撕扯声中睡去,梦里灰黑的天空流籁而下深密的金属,像极了倾泻的哀嚎,铸成血色屏障。黑暗膨胀扩大,吞噬着面容清癯的青年们。骤然一声巨响,天地坍缩,世界成了河蚌中一滴浓稠苦泪,随后即刻而逝。

梦中的我一直奔跑,一直奔跑,跑到自己发现自己多么渺小,跑到因巨声炸裂的耳廓渐渐没了血液,跑到双膝如木,变成了黑暗的俘虏。我呼喊,隔着铁锈味的空气,没人回应。猝然小腿抽筋,世界开始变得温和,将我与梦中的刀和影抽离开来,我仍在黑夜里醒来,无助地微张着嘴。后来我又是怎样睡去的已全然不知,却清楚的记得,那种紧密的灼痛袭遍全身的感觉。

亲爱的百合花,我该如何记得你,又该如何将你忘记。我曾在战火中与你相遇,渐以分离,尔后天各殊途。人们将你遗忘,挟带着战士们穷极一生的渴盼,最后临渊窥鱼,那渴盼和你都被时光冲刷地虚无,而那些繁花般惊鸿一瞥的战火情愫,也都被卷进老去的河,渐以寤寐。

自此之后,在每个盛开百合的年代,唯战乱与生死不可亵渎。

《圣经》约伯记里,有这样一段话:

人,为妇人所生

日子短少 多有患难

出来如花,又被割下

飞去如影

不能存留

……

读以至此,那百合花在我手中的黑白照片里晕出了一抹绿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Tags: 本文暂无Tags!

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,查看更多评论»
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
【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】